×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女人是否愛干凈,別看穿著打扮,要看家里的四個地方

三分麗質,七分打扮。

作為女人,多花一些功夫在打扮上,會讓自己變得漂亮,更有氣質和吸引力。

如果我們單純從外表來看一個女人,難免會看走眼。

當我們去一個家庭做客的時候,看看以下幾個地方,就可以發現女主人是否愛干凈了。

01

冰箱。

作家陳大咖說:「將生活嚼得有滋有味,把日子過得活色生香,往往靠的不只是嘴巴,還要有一顆浸透人間煙火的心。」

作為女主人,關心一日三餐是必不可少的。也許,家里是男人做飯,但是女人仍舊不能閑著。買菜、洗碗、幫廚,總是要的。

演員孫莉和黃磊結婚多年,他們家的冰箱里,總有兩個人喜歡的菜。

孫莉還常常告訴孩子,長大以后,如果看到媽媽在做飯炒菜,爸爸在洗菜,就是最幸福的模樣。

歌手張杰在某節目中透露,他家的冰箱里,有謝娜喜歡的美食,并且很注重辣味。兩口子吃了辣味之后,能從冰箱里拿出冰椰子,敗敗火。

冰箱對于家庭來說,很重要。更重要的是,冰箱里的東西擺放、清理;冰箱外表的愛護等。

當你打開冰箱,看到發霉的飯菜,或者拉手上有手指印,估計馬上就沒有了胃口。

最糟糕的是,家里破鍋冷灶,廚房很久沒有點火,冰箱是空的,天天都要外賣。

好妻子,會鎖定家人的胃,冰箱一定很講究,能滿足大家的口味,還能干凈整齊,味道清新。

02

臥房。

古代,把女人的房間,稱為「閨房」;女人叫大家閨秀。

從十多歲開始,女人就要學做女工,繡花、做衣服、讀書等,都在閨房里完成。

閨房里的擺設、展示的女工活,就是女人的智慧。

隨著時代的發展,很多家庭進城了,住在了樓房里。生活也比以前更加講究了。尤其是從裝修上來看,客廳、廚房、衛生間,想了很多的點子。

走進一個家庭,首先看到客廳的樣子,會因為好看的背景墻,吊燈等,留下好印象。

別急,真實情況多半不在客廳里,而是在臥房里。

臥房是更加隱秘的空間,在整理上會很隨意。也許你推開的那一刻,會看到亂丟的衣服,從來沒有折疊的被子,還有各種化妝品,散放在梳妝台上。

林語堂說:「假定沒有女人,我們必不會居住千篇一律的弄堂,而必住在三角門窗八角澡盆的房屋,而且也不知飯廳與臥室之區別,有何意義。」

臥室的管理情況如何,體現了女主人的功勞,也展示了生活最真實的一面。

03

書桌。

「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黃金屋」,這樣的話,我們讀起來朗朗上口,但是做起來,卻格外困難。

一個家庭,也許沒有條件做一個書房,但是可以有一張書桌。對于有孩子讀書的家庭來說,書桌就是家庭的希望。

想象很美好,現實卻不容樂觀。

我曾經去拜訪一位朋友,他的兒子上大學了。

朋友家有兩張書桌,一張擺放著很多名著,一張是給兒子讀書用的。隨著兒子的外出,書桌荒廢了,上面有很多灰塵,還有一些雜物。

書桌上是否有灰塵體現兩方面的內容:一方面是女主人是否能夠定期清掃,一方面是女主人是否會引導家人一起讀書。

俗話說:「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延伸一下,就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一書不讀,何以成大器。

女人承擔相夫教子的責任,如果連書桌都不會看一眼,自己不學無術,孩子的教育也難以成功。人生的邋遢形象,就不難發現了。

04

門口。

作家亦舒說:「真正有氣質的女人,從來不告訴別人自己讀過什麼書,去過什麼地方,有些什麼衣服,擁有多少珠寶,因為她不自卑。」

很多女人,是內斂的,并且很注重家庭內部的「修養」,有什麼家庭矛盾,也不會外露。

可是,女人過分注重家庭內部環境,卻常常忽視家門口的環境。 甚至有女人,把垃圾放在門口,大半天都不會帶下樓。放垃圾的地方,有明顯的痕跡,也不會及時沖洗。

還有一些女人,和左鄰右舍關系很糟糕,因此門口很亂,目的是為了讓鄰居不好過,體現自己的強勢。

家里裝修了,但是門口卻連一點美感也沒有。總有人認為,這是「公家的墻面」,管不了。沒有想到,每天出門,看到好景色,才有好心情。

魯迅在《故鄉》里,描述了一個叫豆腐西施的女人,站在斜對門,開口就說:「哈!這模樣了!胡子這麼長了!」

接下來,女人再說:「忘了?這真是貴人眼高;阿呀阿呀,真是愈有錢,便愈是一毫不肯放松......」

魯迅把她稱為「圓規」,打心眼里是討厭的。

當我們去一個家庭走動時,一溜煙就進門了,卻不會認真看門口的風景,更不會看左鄰右舍的關系。恰好是這一點,可以暴露女人是否干凈。

干凈的人,注意裝修自己的「門店」,引導正能量。

05

畫皮畫虎難畫骨,看人看面要看心。

真正愛干凈的女人,會主動清理自己的家庭,不要外人來監督,也不怕外人來做客。最真實的樣子,就是最美的樣子。

干凈,是一個女人深入骨子里的品格,也是最好的氣質。

在家里,作為妻子,應該讓男人打扮體面,信心滿滿地去工作;作為母親,應該培養有禮貌,愛讀書的孩子;作為家庭主婦,應該關心一日三餐,增加煙火氣。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愛美之法,需要思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