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女人過得好不好,從她的穿衣中可以看出來

01.

「對于不會說話的人,衣服是一種言語,隨身帶著的一種袖珍戲劇。」

張愛玲的這句話,將穿衣的必要性,總結的短小且精煉。

世人往往先敬羅衣后敬人,越是生活的好,嘗到過甜頭的女人,越會明白穿衣打扮的重要性。

如果是在生活貧困的時候,人們往往會忽略穿衣打扮;

對服裝的基本要求是能夠蔽體,保暖即可,不敢有再多的要求。

一是因為經濟條件達不到,二是因為實在沒有心情。

那麼反之,生活的還不錯的情況下,物質生活的豐盈,讓女人更有余力支配自己的金錢;

她可以買自己心儀的東西,也更有閑心去打扮自己。

生活的質量越高,服裝的材質越考究,兩者其實是相輔相成的存在。

所以想知道一個女人生活的怎麼樣,不用聽她怎麼說,看看她的穿著打扮就知道了。

02.

穿衣打扮,有時候就像是一張無聲的名片;

在你還沒有開口說話的時候,就先告訴別人你的身份地位和審美高低。

生活幸福的時候,更有余力去追求穿著。

你會發現有時候一些人她們的穿衣也許不是最奢華的,但是一定是適合自己的。

她們明白自己適合的風格是什麼樣的,也能夠按照自己的性格來裝扮自己。

幸福的人,她們的眼光往往可以放在自己的身上,而不用因為外界的影響而悲觀。

而且在參加一些重要場合的時候,你的穿著考究與否,決定了他人對你的第一印象。

第一印象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給了人先入為主的認知,很難輕易的改變。

所以生活幸福的女人更能明白,這些的重要性,才能夠細心的打扮自己,追求衣著的細致程度。

可是生活不幸福的女人,往往被經濟條件和其他外界的因素所制約,沒有辦法去追求過多的衣著考究。

03.

對生活有著高質量要求,也是生活幸福的來源感之一。

越是幸福的女人,越愿意去追求高質量的生活。

第一是因為經濟能夠達到,其次是因為心態上變得開放,能夠去追求全新的事物。

在電視劇《三十而已》中,顧佳就是一個對生活有著高質量要求的女人。

她的穿衣風格沒有夸張的品牌標識,也沒有太過浮夸的設計。

反而是根據自己的整體特點,走了輕奢的風格;

觀眾能夠從她的穿著打扮中,體會到她對質量生活的追求。

后來她和許幻山分開之后,原本富裕的生活也變得貧窮。

帶著兒子去鄉下茶廠的她,也換成了普通的運動服,以舒適為主。

其實,衣服最本身的作用就是能夠蔽體。

可隨著人們審美水平的不斷提高,衣服也成了一件藝術品,變成了可以修飾人的身材,彰顯品味的東西。

03.

不幸福的女人,沒有心情也沒有精力打扮。

當一個女人,受到生活的各種限制時,那麼生存就成了第一要義,能夠吃飽穿暖就好了,也沒有余力再談打扮。

買一件衣服都成為了奢侈,更別提根據自己的特色,去購買適合自己的衣服,并且進行搭配了。

劉飛和陳麗剛剛結婚的時候,沒有人看好這對裸婚的青年。

結婚的時候,陳麗甚至租不起一件像樣的婚紗,穿著一件紅色裙子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可是幾年不見,再次見到陳麗的時候,在她的身上看到了突飛猛進的改變。

事業上的成功帶給了她足夠的物質基礎,也有了足夠的時間去享受衣著帶來的質量感。

審美和色彩搭配的不斷提高,也讓她成為了和當初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當初的陳麗,沒有房子,也沒有錢,每個月工資還沒有存上,就已經見了底。

錢都用在了刀刃上,幾年都沒有買過新衣服。

而如今的她,有了生活的底氣,她的幸福從他的衣著上就能看出來。

可見一個人過的幸福與否是騙不了人的,不用等她開口,她的衣著打扮就已經向你說明了一切。

生活的好,衣著打扮自然不會差,同樣道理,生活的不好,衣著也能夠出賣一個人。

當一個女人,穿著考究,開始對衣服的材質布料,質感顏色剪裁有高要求;

開始追求質量的時候,那麼她的生活也不會差到哪里去。

衣著,作為人類的最后一件藝術品,它其實會說話,也能夠表達。

就如張愛玲所說的,衣著就像一部,短小精悍的袖珍戲劇,濃縮了你的生活剪影,首先告訴了他人,你的生活好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