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美國麗人》:追求完美主義的優越感,其實是為了擺脫自卑感

電影《美國麗人》

《美國麗人》是一部套著艷麗外殼、實際描繪了美國中產階級物質及精神生活狀態的電影。網上對此片的其中一個定義是: 一個典型的美國中產階級家庭,展示了隱藏在美國社會肌膚內的種種「ㄞˊ癥」。

當年 ,因《紙牌屋》喜歡上為人精明能干果敢、但也心狠手辣的史派西。《美國麗人》有一個劇透的開頭:那就是史派西暗示自己一年后要「ㄙˇ了」,于是帶著他是怎麼「ㄙˇ」的問題開始了我的觀影之旅。這不單純是一部愛情片,更多還有對人生的反思、對「中產」這個階級的一些思考。

凱文·史派西

01.底層未必是最焦慮的,「奮斗多年仍無安全感」的中產才是

故事始于一個老男人迷上一個美麗少女,老男人是史派西扮演的萊斯特,而這個少女不是別人,正是萊斯特女兒的同學安吉拉。

安吉拉

萊斯特是一個典型的美國中產階級中年男人,有房有車、還有漂亮的太太以及聽話的女兒,是一個公司的小職員,雖然衣食無憂、家庭完滿,但是他并不快樂。 你可以說萊斯特的生活是無憂無慮,但也可以說是枯燥壓抑的。影片開頭的一段話說明了這一點:

「我叫萊斯特,這是我的家鄉,這是我的街道,這是我的一生。我今年四十二歲,一年之內我就會ㄙˇ,當然,現在我還不知道,不過老實說,我的心早就ㄙˇ了。這是我的妻子,卡羅琳,你看她的剪刀跟鞋子,顏色搭配得多好,這不是巧合。」

他的不快樂一部分來自于他的工作: 朝九晚五、枯燥無味、無關緊要,一份他稱做「出賣靈魂」的工作。威廉詹姆斯在《心理學原理》中提到: 「如果可行,對一個人最殘忍的懲罰莫過于此:給他自由,讓他在社會上逍游,卻又視之于無物,完全不給他絲毫的關注。」這份工作之于萊斯特就是這種殘忍的懲罰。

另一部分源自于他的妻子卡羅琳: 拜金刻薄、追求完美、瞧不起自己。卡羅琳作為一個做作的中產階級代表,她有常見的 「身份焦慮」:需要時刻保持精致的妝容、苗條的身材、一塵不染的房子,對于她而言,防止滴落在沙發上的啤ㄐ丨ㄡˇ漬比和丈夫萊斯特親熱要來得重要。她需要別人羨慕的眼光,所以竭盡全力維護著光鮮亮麗的生活。她事事都要追求完美,但是生活并不是完美的。

古典經濟學家亞當斯密說:「被人注意、被他人關懷、被他人同情、贊美和支持,這就是我們想要從一切行為中得到的價值。」 因為想要獲得更多的愛,所以我們焦慮。在心理學中,適當的焦慮是有益的,但是超過一定程度之后,事情往往會朝著不如意的方向發展。

在焦慮橫行的時代,為什麼中產的焦慮特別突出? 因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他們害怕跌落所處的階層,所以拼盡全力保護自己已有的生活。底層未必是最焦慮的,「奮斗多年仍無安全感」的中產才是。

心理學家羅洛梅在《焦慮的意義》中提到: 「克服情緒的唯一方法,是用更強大的情緒來應對。」敢于直面慘淡的人生,敢于面對生活的挑戰,鍛煉自身能力,去讀書、沉淀,適當降低期望值,和焦慮相處,意識到焦慮的正面作用,全力以赴做好手頭的事情,你理想的生活自然會找上門。

02.按照別人的眼光去活著,你永遠活不好自己這一生。

卡羅琳崇拜對象巴迪的座右銘是:「 想要成功,就得隨時隨地維持完美形象」。大房子、價值四千美金的意大利高級沙發、艷麗的玫瑰花、蠟燭、吃飯時標配的古典音樂、定期的社交派對,是的,這些卡羅琳都有了,但是在如此優雅而體面的家中,丈夫萊斯特和女兒珍妮卻并不快樂。

卡羅琳外遇對象:巴迪

為什麼要追求完美?過分的井然有序和一絲不茍可以稱為完美主義,過度追求完美主義的人其實在追求一種 「優越感」,即從道德、智力水平和生活的方方面面高于別人。追求完美沒有錯,因為每個人都有追求卓越的權利,且正常的完美主義對人有積極的作用。但過猶不及,神經質的完美主義總會認為自己做的不夠好,無法享受努力后的喜悅和滿足。

這種「優越感」的追求,其實是為了擺脫自身的 「自卑感」,因為覺得自己不夠好、內心不夠強大,所以我們需要借助外在的標簽和物質告訴別人我很好。要一個人承認自己的平凡是一件艱難且痛苦的事,弱肉強食的叢林社會不主張示弱文化,但示弱不是真弱,是一種羅曼羅蘭說的 「人最可貴之處在于看透生活的本質后,依然熱愛生活」的達觀態度。

卡羅琳其實自己也明白,這樣活著很累,也曾試過拉上窗簾后失聲痛哭, 她不是沒有情緒,只是不想展示在眾人面前。因為她要悉心呵護自己營造出來的完美的生活,她需要通過別人艷羨的眼神獲得自身的肯定,她的幸福其實受制于別人的眼光,即使她得到了她想象中的「完美生活」,但也不是真正的快樂,她是完美主義的囚徒。

100分的完美生活靠的不是物質和各種社會標簽的加持,有,固然很好,沒有,也不是罪過,重要的是我們發自內心對生命的熱愛和感受力。

朋友的母親,到了退休的年紀,開始有白頭髮了,可是為了遮蓋它,她一年要染4次頭髮,每次發根能明顯看到白發的時候,我朋友就會幫她媽媽把頭髮重新染黑,因為她很擔心拍照的時候不好看。白頭髮不好麼?也好,只是白頭髮意味著衰老,我們對 年齡感有一點挑剔,那一點白讓我們覺得不夠完美。

記得白巖松在一檔節目《對白》中是這麼說的: 「我就是不染發。剛開始白不染,現在不染,接下來還不染,我就想真實地老一回。如果你按照別人的眼光去活著,你永遠活不好自己這一生。」很多時候,我們為了去符合社會的審美標準,會做一些自己其實不熱衷、也不情愿的事情,這些事情倘若放諸浩瀚無垠的宇宙中,這點旁人的眼光又算得了什麼,自己的快樂才是天大的事情。

03.審美是一種隱私,沒有好壞之分

萊斯特和卡羅琳的女兒珍妮是一個普通的少女,和大多數處于青春期的孩子一樣叛逆、憤世嫉俗、對父母不滿。幸運的是,她遇上了里奇,一個能在平凡中發現美的男生,他發現了珍妮身上獨特的美,并欣賞她。另外一個最初讓萊斯特神魂顛倒的女生「安吉拉」,有精致的五官、金發碧眼,但是里奇覺得一點都不美,直言她丑陋、無聊。 「彼之砒霜,吾之蜜糖」,世界觀和審美的多元融洽,才能讓每個人不用時時刻刻活在自己是否是異類的恐慌之中。

審美其實是一種隱私,和我們身上所攜帶的其他數據信息一樣,我們可以對一個人的審美做出一個「畫像」。既然是隱私,就沒有好壞之分,就是平等的。我們每個人,基于生長環境、感認知能力不同,對美的定義也是截然不容的,有人覺得體面的衣著是美、有人覺得懶散是美,有人認為嚴謹是美,有人認為瀟灑是美。

里奇

影片中的里奇喜歡拍攝,他捕捉到認為 最美的東西是塑料袋。一個塑料袋,環衛工人會下意識把它送進垃圾箱,但里奇把這個塑料袋在街道上隨風飄動的畫面拍了十幾分鐘,眼眶濕潤說道:

「那一天很奇妙,再過幾分鐘就要下雪,空氣中充滿能量...這個塑料袋,就和我跳起舞來,像一個小孩求我陪他玩,整整十五分鐘。那一天我突然發現,事物的背后都有一種生命,一股慈悲的力量,讓我知道其實我不必害怕,永遠不必怕。」

塑料袋的世界,是一個沒有身份焦慮、階級觀念的無所畏懼的世界。善于發現美的人,一個塑料袋也能帶來震撼的力量。

空中飛舞的塑料袋

電影的最后,扔了一個問題給觀眾:

是啊,我們曾經是快樂的。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開始變得乏味,無趣,無聊,不快樂。我們失去了生活的美麗,然后開始找樂子。

「沒有什麼可再失去」的想法給了萊斯特改變的勇氣,放下妻子「完美主義」的那一套生活標準,去健身、換工作、買車,你可以說他很任性,但是沒有背負完美主義枷鎖的他,如此快樂,找到了沉寂多年的活力。

對于此,該片導演薩姆·門德斯的解讀是:「 生活是如此忙亂,滿是讓你分心的事物,你必須教會自己靜下來,讓你能夠去尋找那些我稱之為「美」的東西。我們對生活中太多事物有著成見,而事實上這些事物的背后,還有許多被我們忽視了。」

好的電影不就是這樣麼,和你聊聊人生價值觀,在平凡的生活中感受不平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