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蠻橫」釘子戶:曾漫天要價霸占主干道7年,結果一分錢沒多賺「成笑柄」

delightW11 2022/11/25

主干道上,一座宛如「孤島」一般的大院落坐落在十字路口處,房子的主人也被戲稱為「最牛的釘子戶」

本該是8車道的曙光西路,到了他這里卻只能成為2車道,這樣的一大「奇觀」一度成為眾多媒體關注的焦點,但房主本人卻顯得十分無奈,

「最牛釘子戶」的背后,又到底為什麼不肯搬走?最后又得到怎樣的結局?

對拆遷款不滿意

「要不你們同意我的條件,要不沒得談」2003年,當拆遷辦的人第二次上門來同張長福商討拆遷事宜,并且提出補償條件的時候,張長福一口拒絕掉了,卻沒曾想這是他噩夢的開始。

2002年,尚家樓村要進行開發,要在附近建設高檔住宅和商業中心,張長福聽到消息的第一時間還是十分開心的,

因為開發商給出的條件是每個人都可以得到一大筆賠償,張長福一直很期待,可是等到賠償結果出來后,他卻傻眼了,

原本以為自己家擁有400平方公尺左右的面積,可以得到不小數額的一筆賠償款,可是最后開發商卻按照153平方公尺的面積來補償,預計83萬元,

這下子張長福就炸了,他立馬找到開發商質問「為什麼我家400多平方公尺的面積只賠償了83萬元?」

結果開發商告訴他,他們家宅基地的面積就只有153平方公尺,賠償只能按照宅基地的面積來賠償,也就是每平方公尺8000多元,已經遠遠比當時的房價要高出很多了,

其實張長福說的400平方公尺是包括自建房的面積的,可開發商并不同意他的說法,也就是只承認153平方公尺的面積,其余的一概不認,

這種說法并不能得到張長福的認同,他表示,就算不算上后來新建的房子,那賠償的金額也太少了,他對83萬這個數額一點也不滿意,

他曾聽到其他親戚因為拆遷,一下子得到了幾百萬元的賠償,于是也做著這樣的美夢,試圖靠拆遷款一夜暴富,

因為無法認同張長福的說法,張長福又不同意開發商的賠償條件,他的屋子就暫時被擱置了下來,張長福卻一點也不擔心,他覺得開發商總有一天會來上門求他的,

果不其然,因為第一次同張長福的賠償協議沒有達成,開發商便暫時跳過了他這里,同其他的200多名住戶先行達成賠償,

等到1年多以后,所有的尚樓村住戶都接受賠償,搬到了新的安置房,僅僅只有張長福不愿意,開發商再一次找上門來,試圖達成賠償協議,

卻仍舊遭到了張長福的拒絕,「一元錢的價格,你只想給三毛,這合適嗎?」張長福給出的理由很明確,

他要求1套3居室的房子和100萬賠款,只要開發商答應他的條件,他立即就搬走,結果開發商當天回去后,就再也沒有來過他家,

成了被遺忘的地方

這樣的結果是張長福意想不到的,本想著開發商會再來跟自己談一談,甚至會同意自己的條件,就算不同意,他也要撈到更多的好處,

然而開發商直接就不再派人來了,留下張長福夫妻二人在這座已經搬空的小村子里居住,村民們都已經簽了協議離開了這里住新房去了,

只有張長福一個人還堅守在這里,他成為了被遺忘的那一個,偌大的村子里,空無一人,只有他的房前還透著光亮,

他一開始還抱著希望,以為開發商一定會向他低頭,然后承諾給自己高額的賠償,屆時他的目的就達到了,

可左等右等,始終也沒能得到開發商的主動聯系,等來的卻是施工隊的入駐,當浩浩蕩蕩的車隊和工人進入開始施工,張長福有點開始慌了,

一開始,他以為開發商要不經過自己的同意直接將他的房子給拆掉,后來在同工人的聊天中,他才知道要拆的房子不包括他的,這才放心地繼續住下去,

可很快,停水停電的困擾就找了上來,因為要拆房子,整個地方的水電燃氣都停掉了,只有施工隊還有電可用,

夏天的北京,張長福在悶熱的屋子里摸著黑躺在床上一晚上徹夜難眠,第二天,吃飯都成了問題,無奈之下,張長福只好和妻子一同到外面租房子住,

他們二人都是待崗員工,每月只有幾百元的基本收入,本想著靠房屋拆遷的賠償款大賺一筆,結果現在卻有房不能住,

好在很快他所在的地方就恢復了水電,房子拆完了,只留下了他這孤零零的一處院子,等到他回來后,卻發現院子里到處都是灰塵和石塊,

他就這樣在日復一日的灰塵和噪音中住了下去,平日里不敢打開窗戶,不然風一吹整個屋子里都會蒙上白茫茫的一層,晚上,「哐當哐當」的聲音一直持續到凌晨3點,

最開始,他受不了了,想要去找開發商解決這件事情,結果卻根本找不到人,沒有任何一個人負責他的事情,他的房子成為了「被遺忘的地方」,

整個規劃項目居然繞過了張長福的屋子,將他的房子劃在了施工范圍之外,這下子張長福也傻眼了,他就是再想去找人提拆遷的事情也不行了,因為開發商根本就不需要他這塊地。

他的房子就成為了一座「孤島」,屹立在大片住宅區旁邊,卻意外地成了唯一的一處去處,前來施工的工人們的吃飯,休息成為了張長福意料之外的「財富」,

因為方圓數公里只有他這一處屋子,工人們都聚集到他這里,他也趁機賣起了餐食,還會提供短暫的休息之處,

好景不長,2005年,曙光西路段開始了道路施工,工人們一路挖到了張長福的家門口,卻被迫在這里停了下來,

直到2007年整個曙光西路完工,實際上并沒有徹底完工,因為張長福的老房子就佇立在馬路中間,張長福成為了住在馬路中間的「釘子戶」。

屹立主干道7年

知道自己家就要坐落在馬路中間的時候,張長福一度十分慌張,他找到了北京好幾個市政部門,詢問自己家的情況,

可直到整條馬路修完通車,市政部門給他的回復依然是「已經上報,請耐心等待結果」,其實張長福心里明白,他的事情,說到底還是拆遷的事情,

果不其然,在張長福三番五次地詢問后,得到的結果是「拆遷人不能滿足被拆遷人的過高要求所以滯留在曙光西路的情況」,

可是在張長福提出想要找人解決這件問題的時候,卻發現沒有地方讓他解決,開發商已經不需要他了,他的問題就這樣拖了下去,

可是住在馬路中間的生活可讓張長福內心吃盡了苦頭,別的先不說,光是周圍人的指指點點就已經讓張長福夫妻二人成為了眾矢之的,

張長福房子的北面就是新建設的國際村,房價10萬一平,周圍的配套商業區林立,在這樣一個高檔的地段,卻有這樣一處低矮平房在路中間,

「影響了市容不說,主要是阻塞了交通,每天早上,曙光西路都堵的跟什麼一樣!」居住在國際村的北京市民對張長福的房子意見很大,

因為張長福房子的原因,原本寬敞的馬路到他的門前就只剩下狹窄的兩車道,每天早上人來人往的時候,便會造成嚴重的交通阻塞,

而且本該建設的地下管道和電纜到他這里,都要繞上一大圈,無形中增加了建設成本,這條街兩旁的商戶也受到了影響,

因為門前面受到了遮擋,街道旁的商鋪常年地租不出去,租戶考慮到路中間有這樣一處「障礙」,也會擔心影響到生意,

本該是繁榮的街道因為張長福房子的存在而大打折扣,也因此周邊的住戶包括司機都對他怨聲載道,

其實張長福也過的十分艱難,因為找不到人來解決這件事情,他只好在這馬路中間住了下來,沒想到一開始就迎來了麻煩,

由于就在馬路中間,一天到晚車流不止,轟鳴的引擎聲和聒噪的喇叭聲一天24個小時不間斷,張長福和妻子飽受折磨,

而且久而久之,破舊的房屋周圍逐漸堆滿了垃圾,房子周圍成為了停車場,每天都能聽到有人在墻外在數落他們,

房子里面也不好過,漏雨的屋頂,破舊的門窗,再加上屋子里沒有下水道,每天都要將臟水提到路邊倒掉,上個廁所也要到幾公里之外的公園,

夫妻二人因為長時間沒有上班,經濟拮據,也沒有錢來維修房屋,經常的修修補補,家里的破家具到處都有老鼠的痕跡,

就在這樣的環境之中,張長福生活了7年,他的房子也在路中間屹立了7年,直到2010年央視新聞報道了這起「北京最牛釘子戶」,他的事情才得到關注,解決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事情該怎麼解決

「我現在的要求就是按照現在的市場價,以153平方公尺的面積賠償給我,也就是600多萬就行了」,面對再次上門的開發商,張長福似乎做出了讓步。

他說自己不要求按400平方公尺的面積來賠償了,只要以現在的市場價來賠償就行,他本以為自己做出了讓步,結果開發商拒絕了他的要求,

一位城市規劃科的工作人員表示「不可能以現在的市場價賠償他,如果每個人都按他的方法來,拒不拆遷,然后拖個十年半載的再來要求賠償,那這事就沒玩了。」

可張長福卻堅持這是他的最低訴求,如果不能接受他也沒辦法,每個人都想不到,事情好不容易迎來了轉機,張長福的事情有了解決的途徑之后,

他卻再一次掉入了錢財的誘惑之中,可是張長福住在馬路這里始終會給城市建設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和增加成本,

2008年奧運會的時候,政府就曾派人同張長福商量,讓他搬離這個地方,因為在馬路中間的屋子實在影響形象,

張長福也是不同意,最后還是在張長福家周圍用一圈圍墻給圍了起來才解決這個問題,

但如今事情已經發展到不得不解決的時候了,既然雙方的談判結果始終無法達成協議,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只好在2011年12月8日下達了強制拆遷的通知書,

還給了張長福一周左右的限期搬遷時間,他卻始終沒有行動,張長福覺得不會有人來強制拆除他的房子,要拆早在7年前就拆了,

法院工作人員進去清點了屋子里的物品,全部清理出來后,一聲令下,屹立在曙光西路近8年之久的老房子轟然倒塌,

不到2個小時,整個地方就被夷為了平地,等候在一旁的汽車將瓦礫拉走,半天不到,曙光西路終于恢復了正常,

圍觀的群眾紛紛拍手叫好,張長福房子下的公路鋪設也被提上了日程,盤踞在此的「北京最牛釘子戶」終于被拔除,

在鏟車砸下的那一刻,張長福的妻子還試圖沖進去阻止拆遷,結果被工作人員拉了出來,一想到自己苦苦堅持了這麼久,在破房子里辛苦生活,只為了獲得更多的賠償款,

如今這一切都化為泡影,張長福夫婦二人淚灑當場,法院留給了張長福唯一的解決途徑,就是通過行政復議繼續獲得賠款,只是金額只有當初的83萬元,

張長福最后只好接受了這個結果,拿到了83萬元的拆遷款,同時獲得了開發商給他的2套安置房,

只是這七年時間里的堅守,換來的是什麼?對于張長福來說,這應該是一個深刻的教訓,

用戶評論